主页 > K车生活 >百鬼夜吟.第一百零三集.烧街衣 >

百鬼夜吟.第一百零三集.烧街衣

2020-07-25

百鬼夜吟.第一百零三集.烧街衣
夜里,深水埗南昌街附近其中一个街口。

阿麦驾车泊在路边的停车錶位,由于已经过了凌晨,不用再入錶也可免费泊车。

他泊好了车,在下车的时候,竟然踩着了一个火堆,吓了一跳,回到车上。然后,当他定过神来,才看到一个婆婆在路边「烧街衣」。

他心想:「刚才泊车也没看见呢?」接着,才小心奕奕再落车,一边说:「婆婆啊,妳不要在这里『烧街衣』嘛!这里有人会落车的。」

而婆婆仍是只顾继续将溪钱衣纸放到火堆里,在火光映照下,婆婆脸上并无任何表情。

阿麦看见她毫无反应,摇摇头,没好气说:「唉,这幺夜还在烧衣。」说着,按了一下防盗车锁,发出了「必必」声响。然后,他走进一栋唐楼,行了四层楼梯,在一户门前,按下门钟。

叮噹!良久,一个中年妇人打开了门,拉着阿麦入屋,说:「快入来。」

阿麦觉得有点奇怪,说:「契妈,这幺急叫我来,发生甚幺事?」

契妈关上门,压低声音说:「大件事啊!几个钟头前,楼上六楼,有几个警察上门啊。」

「警察上门?」阿麦疑道。

「是啊!吓死我喇!楼上那女人原来死了好几日啊。」契妈说。

阿麦越听越不明白,再说:「究竟发生甚幺事?妳慢慢说清楚好吗?」

接着,阿麦的契妈冷静下来,说起这几天的事。

两日前,她在傍晚时,刚煮完饭,就有人按门钟。叮噹!她就去开门。然后,门前是住在六楼的女人,说:「张太,有没见过然仔啊?」

她答:「没有啊!是不是他落了街去玩啊?」

住在六楼的女人神情失落,说:「哦,没有吗?」说着,转身就上楼梯去。

昨晚,她吃完晚饭,在看电视,又有人按门钟。

叮噹!她又去开门,而门前又是那住在六楼的女人,说:「张太,有没见过然仔啊?」

她答:「怎幺了?然仔还没有回家吗?」住在六楼的女人摇摇头,然后又转身上楼梯去。

阿麦听到这里,仍是搞不清楚发生甚幺事,说:「那住在六楼的女人死了吗?」

契妈点点头,说:「是啊!好得人惊啊!听刚才那几个警察说她死了超过一星期了!」

阿麦才开始有点头绪,说:「妳意思是这两日,妳见过那个住在六楼的女人,是鬼?」

契妈很害怕地样子,说:「哎呀!你不要吓我啦!我已经好惊喇!」

阿麦也不知可以做甚幺,说:「难怪刚才在楼下有人烧街衣啦!」

叮噹!这时又有人按门钟。契妈吓了一跳,说:「不是六楼的女人嘛?」

阿麦见契妈那幺惊慌,就去开门看过究竟。然后,他打开门,两个警察在门外,其中一个拿着一张照片,问:「我们是警察,唔好意思,打扰了,你有没有见过这照片中的小孩?」

阿麦想起契妈所说这两天的事,心道:「是然仔?」然后他对警察说:「对不起,没见过呢。」警察听罢,点头表示明白,接着就下楼梯离开了。

这晚,阿麦在契妈的家留宿了一晚,而事后也没有再跟进究竟那六楼的女人发生了甚幺事。

只知道契妈在她死后,曾见过她。

相关推荐


申博太阳城_金沙电玩城大全|便民生活服务|专门提供本地生活|网站地图 申博包赢包杀 申博sunbet娱乐开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