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V派生活 >《史记.万石君列传》:公务员世家的盛衰 >

《史记.万石君列传》:公务员世家的盛衰

2020-06-10

《史记.万石君列传》:公务员世家的盛衰

 

政府工,铁饭碗。只要做,不要问,谨慎做事,就不会有大祸,然而现实却是一牵涉政治就会身不由己,那有「我只係打份工,政治嘅嘢唔关我事、唔会搞到我」呢?

《史记.万石张叔列传》就是讲述成功的公务员的故事,当中最成功的就是万石君石奋。石家经历四个皇帝,由开国的汉高祖,到文帝、景帝、汉武帝,两代人之中做到最高官职的丞相(官秩万石;粗略理解为行政长官的品阶),官职二千石(约司长、局长)的有十三个,可以说是公务员世家,显赫有名。

石家,全赖敬谨

石家之所以可以囊括十多个朝廷高官职位,主因在于恭敬谨慎,恰如其分。石奋最初只是一个小公务员,碰巧遇上刘邦,刘邦见他处事恭敬,就提拔他(提拔之中又笑纳他姐姐)。虽然石奋出身寒微,又有弟凭姊贵之嫌,但是做事实在恭敬,恭敬到方正刻板,齐国鲁国一向以礼闻名的儒生都自认不及,连景帝都因为他太恭敬而怕了他,将他外调。但就算外调之后,石奋都一直认真做事,到年老时皇帝也给高官待遇荣休。

如果以为石奋只是汲汲营营,但求两餐温饱而在职场表现给上司看的「打工仔」,他表里如一,主持之下家教甚严。退休之后,就算他有身份有地位又是长辈,路过宫门都会下车以示尊重,不论官位高低,只是有官职在身的子孙回家拜候,他照样身穿官服接见,称呼官名,大公无私,后辈见到,自然上行下效,像石奋一样恭敬。长子石建,奏摺中「马」字写漏了一点,就怕得要死,说:「误书!『马』者与尾当五,今乃四,不足一。上谴死矣!」在石奋逝世后,守孝哭悼一年几之后去世;最不敬谨的少子石庆,皇帝问他马车有多少只马,他会仔细地用马鞭一只一只地数,数完才答。可见石家上下家教极严。

然而,官场不比一般工作,步步惊心。到汉武帝一朝,石庆担任丞相时,就发生祸事。石庆担任丞相的时候,丞相名存实亡,汉武帝命亲信桑弘羊等人开徵暴税,重用酷吏,四处征伐,石庆多次劝谏无用,反而被罚;百姓苦不堪言,二百万人流离失所,走到首都求助,石建无主见之下跟随其他官员意见,主张徙民实边,将求助的百姓推往战场,无疑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当解决了问题。汉武帝知道之后,打算放他一马,恩赐他告假,使他不用受罚,石庆则自知犯错,主动请辞,却被汉武帝拒绝,要他处理,连辞职也不准,做丞相到第十二年时突然去世。石庆去世之后,其他族人因各种理由被免去官职。

一入官场,即沾政治

说到这里,石家从此就失势了。不能否定,石家两代人都是恭谨,有德行,埋头苦干做事,但政治就是如此,不接纳你的意见,清除不了奸党,失势就会遭到清算,「都係打份工啫」、「我中立嘅」?触及到权斗,就是你死我活。做官只是做事,不涉政治,自欺欺人而已。

读《史记》,重在比较并读。反覆阅过数遍〈万石君列传〉,总是疑惑:石家恭谨正直,家教甚严,为甚幺不算是儒呢?答案在〈儒林列传.辕固生〉一段:

今上初即位,复以贤良徵固。诸谀儒多疾毁固,曰「固老」,罢归之。时固已九十余矣。固之徵也,薛人公孙弘亦徵,侧目而视固。固曰:「公孙子,务正学以言,无曲学以阿世!」

这段大意是:辕固生当时九十几岁,被汉武帝呼之则来挥之则去,要他入朝就称他有才德,听人讲两句坏话,「废老」,就赶走,见到同样受徵召但得势的擦鞋仔公孙弘,曲意奉承而做到官又扮有礼,辕固生直斥公孙弘做人要正经,分明是非黑白,切勿曲学阿世。

当世权斗激烈,清算牵连难料

两世恭谨万石君,一朝失势落凡尘。石建恭谨,但是打算将流民推往战场前线送死;石奋恭谨,吕氏乱政时没有反抗,吴楚七国之乱时也没有支持削弱诸侯。就算儒生盛讚石家出名有家教,但有礼归有礼,坐视不理就是坐视不理,二战后的德军,也不能一句军令如山,就推卸乾净集中营的罪责。读书人要为百姓负责,做官更要为百姓负责。有礼貌的公务员不为民,不过是尸位素餐,更是「不贤者而居高位,是播其恶于众也。」令因循风气蔓延;若然是尽了力却阻止不了,与其被人清算,不如辞官归里独善其身,也不失为上策。

「人而不仁,如礼何?」万石君一家既没有为民为本,亦没有坚定立场,纵使恭谨有礼,也避不开政治斗争的牵连。几千年前汉朝有政争,几千年后的中共国内权斗更是波谲云诡,那有官可以拍心口说自己一定不受清算?港中区隔日益模糊,自以为钻营入港府工作求两餐温饱的人,祝君好运。


相关推荐


申博太阳城_金沙电玩城大全|便民生活服务|专门提供本地生活|网站地图 天龙国际账号注册 ag平台地址网站咨询755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