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生活小知识 >惟有饮品留其名 >

惟有饮品留其名

2020-07-10

上期写完威士忌三只字,心郁郁,想再讲多些少(也顺便饮些少)。

人生第一口酒是外公赐的。当年还是小学生,不懂就里,见他饮得高兴就好奇那清水一样的饮品究竟是甚幺味道,于是向老人家问个明白,外公只频说好饮,遂追问:「有几好饮啊!」语毕,他就让我嚐一口 - 回想那年头,饮酒食烟算不上甚幺大事吧?常觉得今日的烟酒瘾都是由外公启蒙。他曾于启德游乐场任要职,平日喜穿以西服材料製的中山装,颜色只选黑灰蓝。致使他身故多年,有时梦中相见,外公也是穿着笔挺的中山装。

听说红肉配红酒,白肉配白酒,但由于多吃住家饭、打边炉、鸡煲等等,食物几廿种,次序也乱笼,点分?所以一般都拣又冻又甜的白酒或清酒佐膳,再于饭后叹返杯威士忌或白兰地,倒是少饮红酒与香槟。长大后,有幸与乐坛教父P共事,他豪言「唔过廿五年嘅威士忌唔入得口」,我好奇,为这句话走去研究一番,他知道后嘀咕,研乜鬼嘢究!饮得多自然识!不过,我同时也紧记外公一句「饮酒只可至微醺」- 这非关健康,只因老人家觉得大醉只会浪费好酒。

曾讨厌啤酒饮完会嗝气,但年前与母亲游关西,抵达位于大阪的住处已近晚上十时,好多店都已打烊,除了廿四小时营业的吉野家和松屋フーズ。妈妈说香港有吉野家,不如试试后者 - 松屋フーズ店面是吧枱式设计,窗明几净,顾客买票后就坐低等食,即使不愔日语亦不成问题,因此就由她发办好了。店员把食物奉上之际,我发现盘上多了一小杯生啤,原来是她点的,因为150円着实好抵 ...... 许是太累吧,或是老了,舟车劳顿后呷一口冰冻啤酒,竟觉无比畅快!而小杯份量(约350毫升,好似係)亦适中,同时生啤配定食也不错。

口味是一件极之主观的事,也跟价钱无关,所以食评酒评影评嘛毋须尽信。农曆年间到旧同事家中作客,席间嚐到21年响,又有人带来21年橙盒Glenfiddich。奇怪地,虽然前者售价较高昻,但最早被喝光的却是后者(而两瓶都係新开)。21年响当然香醇,但似乎大家饮过之后更喜欢Glenfiddich;乘着酒兴,众人尝试解读两瓶年份相若的威士忌的分别 ⸺ 甲说与产地民族性相关,一如精品咖啡与香烟;乙认为日本与苏格兰两地水土有别,自然酿出不同风味的酒。丙选择问Google大神,找来不少文章和分析并一一读出,有篇甚至讲到与星相有关 ...... 就这样,大家嘻嘻哈哈聊了一晚,丝毫不觉累。结论是甚幺早已忘却,只记得当晚屋主在Glenfiddich乾尽之际,以Macallan的Whisky Maker's Selection和台湾产Kavalan「蓝色」Solist原酒(抱歉名字太长记不住)饕酒友至深宵。

印象中当晚除了美馔佳酿和笑声,还有「阮咸」以ukulele助兴;似乎酒好不好饮,质素固然重要,但最紧要还是心情和气氛。李白写「惟有饮者留其名」,我虽记性不佳,但曾共谁嚐过美酒多数记得,倒是酒的名字太複杂记不住。不过,酒友某却认为「惟有饮品留其名」才对,因为大部份人只记得边支打边支,有几限量有几贵。

惟有饮品留其名
不知从何时开始,按人头买酒成为了旅行的意义。
(鸣谢友人李逸峰摄于上海浦东机场,还为我买了白盒Amber以赠予一位很尊敬的老师;其实啊,旁边的Whisky Maker's Selection亦是好物......)

相关推荐


申博太阳城_金沙电玩城大全|便民生活服务|专门提供本地生活|网站地图 申博sunebt 申傅太阳神怎么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