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F生活人 >我们都被暧昧害了 >

我们都被暧昧害了

2020-07-10

我常常觉得,现在的人谈恋爱的用户体验太差了。

已经结婚的不算,放眼望去,我身边还单身的朋友们,不分男女,每个人都抱怨找不到对象,我本来也信以为真,后来我才知道,他们不是真的孤单寂寞空虚冷,这些人的约会节目可多了,他们指的「没对象」,只是「没有好的对象」。

尤其是条件越好的人越是谨慎,把每段人际关係分得清清楚楚,撩拨暧昧约会交往都是不一样的等级,还往往对象也不同,很多朋友都告诉过我,现在的人要以功能性区分,聊天谈心的是某几个,吃喝玩乐的属于另一些,养眼好看的又不一样,可靠温柔的再分门别类。

「没有以上都具备的吗?」我问。

「有我还单身?」每个人要的虽然不一样,可这次他们有志一同,没好气地回答我。

这是一种恶性循环,大家都学乖了,既聪明又有远见,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;现在流行的恋爱方式是轻巧的愉快的,人人都想偷懒,只选对方身上自己最需要欣赏的那块,其他缺点一概无视,也不愿意买单。反正谁也没非谁不可,现在生活节奏那幺快,认识新人的渠道又多,这位不适合,那就下一个。

可是所有人际关係都是一样的,没有付出就没有收穫,谁也不是傻子,都能感觉得出诚意的多寡,于是你给的不多,他还得更少,经验越来越索然无味,大家都像坐旋转木马,头晕脑胀又不甘心下来。

一位长相工作个性都能打八十分的男生朋友曾百般无聊地对我说,现在他约会的心态很麻木,订熟悉的那几间餐厅,带化了妆都很像的女生出去,做闭上眼睛感觉不出差别的事.最后两人用同样的方式失联,还能不伤和气,彼此心照不宣。

「怎幺女人都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打扮说话行为都是,」他神情厌世叹了口气,接着又苦笑自嘲:「不过我在她们心中,大概也不是无可替代的吧!」

我双手抱胸仔细打量他,三十出头的金融男,名校毕业开一台欧洲车,每週健身三次维持体态,在市区有一套不大不小的房子,看起来算条件不错的对象。

可是就像所有条件好的男女,他的时间精神和钱都投资在自己身上,付出只为了显得得体,有空先留给兄弟朋友,人倒也幽默风趣,可那些笑话已经对不同的人重複过三百次。

这样的用户体验,真的蛮普通的。

大概是需要一心多用吧!现在的人不愿意也不甘心专注在一个人身上,大家都很自爱小心,或许太小心了,很多时候我看遍朋友的所有社交版面,都分不清楚他们到底有没有对象。我有个男生朋友,从不发和异性单独的照片,有次居然破天荒放了一张和女生的自拍,大家吓得以为他手机被盗。

「没办法,女朋友逼我的。」他非常无奈。

「你有女朋友?!」我们非常惊骇。

下面点讚留言的数量爆表,其实充其量就是一张普通合照,连勾肩搭背脸贴脸都没有,实在没必要大惊小怪。我的表嫂是吴尊的粉丝,有次旅行在酒店吃早餐的时候遇见偶像,很兴奋地上前要求合照,亲民如吴尊当然实现了她的愿望。

只见照片上的吴尊带着墨镜,穿着背心与夹脚拖,当然帅还是帅的,但他一脸茫然与客气,手上还拿着装着几片生菜的盘子,和旁边笑靥如花兴奋至极的表嫂形成很大的对比。

我朋友被逼着晒的那张合照,让我想起当时的吴尊,如果他脸上有写字,大概就是「粉丝服务」。

但大家纷纷表示此举绝对是真爱无误,那骚动的劲儿,让我不知道哪个比较可怜:是我不甘心被宣示主权的朋友,还是发张和异性的自拍就是惊天动地的奉献,壮烈有如死守四行仓库的现代感情观。

「因为他断了后路,」一位共同朋友语重心长:「公开感情状态等于自废武功,这不是天大的牺牲是什幺?」

「可是他本来也没有和别的女生怎幺样啊!」

「要不要和可不可以是两回事,不留余地是需要勇气的。」

别说旁观者,有时候当事人都搞不清楚自己遇到了什幺状况。

一个女生朋友最近失恋了,不过大家都不知道该不该安慰她,因为从头到尾她和那个男生都处于好像在一起又差一点点的状态。两人平常约会有时会牵手,一些身体触碰也没有少过,就算不是每天也会隔一天向她问好,每週起码见一次面。生病了对方会嘘寒问暖,但没提过送药或带她看医生,出去约会吃饭喝酒他爽快买单,但逢年过节不送礼物,当然她也不好意思问。

「那妳送过他礼物吗?」以示公平,我这样问她。

她点点头说有,圣诞节的时候她準备了一条纯羊绒的围巾,上面还特别绣了男生的姓名缩写。但她不好意思送得很隆重,于是拿给他的时候还半开玩笑说,马上要过新年,替客户办礼物就顺便替你选了。

男生既开心又讶异,连连说「妳干嘛送我礼物,我没有过节的习惯」,过几天回请了她一顿很丰富的晚饭。其实说吃亏也不至于,毕竟那餐价格大概和礼物差不多,但不知道为什幺,她总觉得有点委屈。不过她后来想想,一个大男人一本正经为圣诞节準备毕竟有点太细腻了,反正她生日还没到,他还没有发挥的机会。

这件事就这样翻篇了,然后到了新年。

眼看时间越来越接近12月的最后一天,对方迟迟没有表示,她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他有什幺计画,男生不以为意,说大概是像每年一样,和一群朋友喝酒看烟火吧!

她强忍着怒气:「你都没想过要和我一起跨年吗?」

「可是,我们这边都是男生,妳来会无聊吧?」他有点迟疑。

「那我们可以自己过啊!」

「就我和妳吗?」男生反问,显得很为难,不过她后来说,令她失望的不是对方没有安排,也不是他的不知所措,而是他脸上真实的惊讶,像是她提出了什幺天方夜谭似的建议。

他压根儿就没想过,和她有那样的交情。

接下来两个人就很淡了,刚跨年那几分钟,他还特别传了信息祝她新年快乐,不是群发的那种,她也很礼貌回了,心里知道彼此大概就到去年为止。

没有眼泪鼻涕,也没有谁对不起谁,大家都很有风度,再见亦是朋友。付出多少和在乎程度是成正比的,不曾刻骨铭心,也就云淡风轻。以后她和他就是对方手机里静静躺着的名字,用英文来说,就是someone I had something with.

这种桥段比目睹十八二十岁就出来party的女生更让我自觉过时,每段若有似无开始,不痛不痒结束的关係,都让我感叹自己是来自石器时代的人。

以前的人不是这样谈恋爱的。

我有一个大我好几岁的学长,他很喜欢隔壁学校的一个女生,每天放学在她校门口等,可那个女孩一次都没有上他的车。学长使尽浑身解数追求女神,包括苦练篮球好在场上狠盖情敌的火锅,买通她身边的几个好朋友。逢年过节準备礼物不在话下,心上人收不收还取决于礼物不能太贵重。

他追了她很多年,直到她大学毕业,他们念的不是同一个学校,当天他自己穿着球鞋和学士袍去参加毕业典礼,一领完证书就飞奔上车飙到女孩的学校礼堂,只为了她拿到证书款款下台的时候,他能刚好把花献上。

我们从来不知道毕业典礼还有续摊的。

学长其实条件很不错,有好几个女生都曾对他明示暗示愿意当他的女朋友,可他正眼都没瞧过别人,一心一意只喜欢她。

最终女神没有和他在一起,选了个客观条件都不如他的男生,大家都不知道为什幺。

失恋的那一晚,学长喝多了,强迫朋友们开车带他到女孩家门口。大半夜的灯都熄着,看不出来她在不在家,学长醉得站不住,也不要人扶,最后跪在门前的草皮上,嘶声力竭高喊我到底哪里不好,妳为什幺就是不喜欢我。

那是一个零下负五度的大雪天,漆黑的夜空飘着雪白的结晶,把所有人的头髮和肩膀都沾满。我们围在学长身边不敢说话,像在举行一场无声的葬礼,埋在冰冻之下的,是一个人独力支撑了好几年的感情。

你知道,谁年轻的时候没干过一些当下不觉得蠢,多年后一见面就拿出来互相取笑的傻事,半夜喝醉了跪在女生家前面大喊大叫,这种连偶像剧都编不出来的情节,本来应该是一辈子的汙点,七十岁大寿之际都被允许旧事重提。可是那个晚上沉重地压在每个人的心上,我们比他更想早点忘掉。

太真切的痛苦,旁观者反而比当事人更愿意粉饰太平。

那时候不流行打落牙齿和血吞,也不忌讳秀恩爱死得快,装大度被过誉了,也没有那个必要。也许行为狗血一点,但爱和痛是有见证人的,没参与的路人在一旁都看得心惊肉跳,不像现在,很多时候现场只有你和他,但两个人都不知道这段到底算什幺,最后只好统称为暧昧对象。

我想我心底还是一个老派的人吧!忍不住怀念以前那种交了男女朋友恨不得诏告天下,分手了把对方彻底删除的时代。既然没有未来,那就不留余地,不能在一起还做什幺朋友,我没有那幺缺人玩。

我当然知道谁没有谁都活得很好,失恋了地球照样会转,大家如常度日,用情感专家的各式金句安慰自己要过得漂亮充实,更好的在后面等。

但我总记得那个得不到爱的学长,深夜在大雪的街边喝醉痛哭,大家面面相觑不知所措,只能枯燥笨拙地安慰他人生还很长,天涯何处无芳草,何必单恋一枝花。可无论我们怎幺劝,他都埋着头低声呜咽,说像她那样的,没有了。

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,当年的女孩如今已是两子之母,我朋友到现在都没有结婚。

像妳这样的,没有了。


相关推荐


申博太阳城_金沙电玩城大全|便民生活服务|专门提供本地生活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体育现金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菲律宾代理